十宗罪--中国十大恐怖凶杀案(第一部整理版)

第 16 节


作 者:蜘蛛    
《十宗罪》——中国十大恐怖凶杀案 第七卷 骷髅之花

第三十三章 食人狗圈
  
  一个早晨钓鱼的人发现了牛队长的尸体,特案组赶往现场的时候,河边的血迹未干,这说明遇害时间不长。特案组立即勘察现场,包斩发现了一些可疑的运动鞋鞋印,这些鞋印号码一样,纹路一样,经过比对,其中一些是牛队长的鞋印,另外是凶手留下的鞋印,奇怪的是凶手和牛队长穿的是同样的鞋。
  牛队长是一枪毙命,后脑壳被打出了一个洞。
  画龙穿上潜水服,没能在河底找到弹头和弹壳,警方初步判断凶手只开了一枪,如果是这样的话,凶手的枪法应该很准,或者是近距离开枪。
  牛队长死时穿了一身崭新的运动服,系知名体育品牌,胸前印有“奇迹健身”字样,梁教授用放大镜仔细检查,在衣服上发现了几根动物毛发,经检验证实为狗毛。
  
  特案组召开案情紧急发布会,因为凶手身份不明,无法排除是否为警方内部人士,所以此会议秘密举行,除了大泽县公安局长外,到会的还有市局的几个专家。
  梁教授说:牛队长和凶手应是熟人,至少他们认识。
  包斩说:牛队长脱下警服,换上新衣,还带着帽子和墨镜,只有一个原因,不想被人认出。他为什么去见凶手的原因,目前还无法查明。
  画龙说:可能是牛队长发现了什么线索,秘密约见某人,被其杀害。
  苏眉说:女性的直觉,我认为,还有一种可能是牛队长想逃跑,逃跑必然要伪装。
  
  梁教授在案情发布会上部署了工作。牛队长遇害之前,一直在看守所竹林里挖掘尸骸,现在,那片竹林已经成为了新的现场,特案组要重新进行勘察。牛队长的同事以及竹林周围负责戒严的武警,由大泽县公安局长对他们进行重点摸排询问。案情保密,特案组的任何工作都不对外界泄露。牛队长足智多谋,是一名经验丰富的老刑警,这么轻松容易的被人杀死,凶手很可能就隐藏在他的身边。
  梁教授认为,彭所长和牛队长被害有直接关系,应该并案侦查。
  牛队长死时穿着一身运动服,印有“奇迹健身”字样,这使得特案组对那个喜欢健身的艾芒再次产生怀疑。此人有袭警意识,根据看守所档案资料记载,他因健身器材被扣,在派出所内将治安民警打伤,后被警方拘捕,拘捕艾芒的正是刑警大队牛队长。拘留十五天释放之后,艾芒对看守所彭所长以及牛队长怀恨在心,多次扬言报复,后来离开大泽县去了省城。
  牛队长死在码头附近,当天早晨,码头的客船就是驶往省城。
  通过电信部门的配合,苏眉对艾芒使用的手机进行了远程定位,艾芒在省城的一家健身房。梁教授让画龙和包斩立即动身,去省城对艾芒进行调查,要核实此人是否有作案时间,以及案发前后的行踪。
  梁教授和苏眉带领市局专家重新对看守所竹林进行勘察,竹林已经被挖掘的面目全非,竹子全部被铲除,地面之下十米的土方被挖出,现场共有几十具尸骸,触目惊心。挖掘出的土堆旁边竟然还有一个大筛子。公安局长询问了和牛队长一起工作的同事,据同事所说,重案组成员对挖掘出的尸骸进行了拼装,牛队长主要负责对土方的检查,那筛子就是用来过滤土方的。土中发现了不少生锈的弹壳和弹头,经过检验,应该是解放之前的子弹。
  竹林发掘出的几十具尸骸,其中不少尸骸的颅骨都有中弹产生的窟窿。
  
  梁教授用手抓起一把泥土,点点头说:牛队长到底想找什么呢?
  苏眉纳闷的说:牛队长对解放前的子弹,还有死了几十年的尸骸这么感兴趣?
  
  梁教授和苏眉走访了附近的村民,几个老年人讲,解放之前,大泽县看守所的前身是国民党的一个监狱,那片竹林里常常会枪毙人犯。梁教授查阅了县志以及历史资料,因年代久远,所能找到的记载并不多。
  苏眉说:几十年前的案子,咱们有侦破的必要吗,估计杀人者现在大多老死了吧,不死也成老头子了,还都跑到了台湾那边,跨海去抓吗?
  梁教授说:台湾……那个狼青不就是台湾人吗?而且,牛队长的衣服上还发现了狗毛。
  
  画龙和包斩曾经对狼青的养殖场进行过检查,没有发现什么异常情况。为了不打草惊蛇,梁教授和苏眉决定假扮成买狗的顾客,再去养殖场查看一下,出于安全的考虑,又叫上了市局的一个中年侦查员,冒充梁教授的儿子。
  三个人去的时候,已是黄昏时分,夕阳西下,晚霞满天。
  侦查员敲开了养殖场的大铁门,前些天,养殖场还有很多狗,敲门时能听到震耳欲聋的犬吠声,现在竟然很安静。
  狼青将门打开一条缝,询问来意,他面前有三个人,一个坐轮椅的老头,一位时尚女性,还有一个酷似老板的中年人。中年侦查员告诉狼青,他常年在外做生意,只有老婆和父亲在家里,出于安全原因,想买两只狗看家。
  侦查员说:钱呢,不是问题,你这里有好狗吗,要凶一点的。
  狼青笑着说:你们来的正好,我这两天打算回台湾呢,就剩下一只藏獒了,其他的狗都处理卖掉了。
  
  这个犬类养殖场非常大,占地十亩,建有狗舍数十间,单是养殖区就有种犬区、母犬孕产区、幼犬养育区,都是砖瓦水泥结构,地面为砂质粘土。狗舍的门与室外运动场相连,有的狗舍里还放置着训狗的跑步机。老板狼青住在后面,他的住处旁边还有兽医室,储藏室,以及专门给狗做饭的厨房。为了防止狗跳过围墙,养殖场的围墙建造的非常高,外人也很难窥视其内。
  接待室的墙上挂着藏獒摄影照片,柜子里还有藏獒展览会的奖杯,老板狼青津津乐道的是斗狗比赛的获奖经历。他说,我养的狗,打败过高加索犬,斗牛,还有比特,上个月刚赢了美国特种军犬。
  侦查员咂舌道:这么牛啊。
  狼青不以为然的说道:世界上最厉害的狗在哪里,就在这里。
  梁教授说:那你是狗王喽?
  狼青说:狗王不敢当,我是一名国际职业斗狗玩家。
  
  狼青从隔壁的办公室拿出一张照片,照片上,一只狗躺在地上,头部已经被咬得血淋淋的,惨不忍睹,狗的主人是个美国人,垂头丧气;另一只狗,正耀武扬威地站在旁边,他的主人正是狼青,照片的背景是一排密密麻麻的围观者。
  梁教授接过照片,认出其中一名围观者竟是牛队长,他不动声色的说,我们去看看狗吧!
  
  走出接待室的时候,梁教授向苏眉使了个眼色,瞟了一眼旁边的办公室,苏眉会意,借口上卫生间,等到狼青、梁教授、侦查员三人进入饲养区,苏眉悄悄地溜进了办公室。
  办公室的抽屉打开着,钥匙还挂在上面,苏眉拿起抽屉里的一堆照片逐一翻看,前面是斗狗比赛的照片,血腥而残忍,后面竟然出现了一个流浪女人,衣衫破烂,表情惊恐万状,她站在一个狗圈里,孤单而无助,从背景上可以看出正是狼青的养殖场。
  照片是连续拍摄而成,像幻灯片一样在苏眉眼中一张张闪过,最初是一只狼狗追着那流浪女人跑,接下来几张照片,狼狗追上了女人,狗将女人扑倒在地,最后,狼狗开始撕咬,那可怜的女人肚皮破裂,肠子流出,白森森的肋骨在闪光灯下显得极其恐怖,最后几张照片是不同时间拍摄的,可以看到狼狗啃噬断臂,将骨头埋在土中,以及舔着人头的情景……这些照片完整的记录了狼狗吃人的整个过程!
  苏眉参加特案组以来,尽管经历过一些恐怖的事情,但这种血淋淋的吃人画面还是把她吓得手足失措。
  苏眉慌乱的将照片放回抽屉,一不小心碰倒了桌上的暖水壶,爆炸的声音过后,她的脑子一片空白……她听到外面传来一声枪响,她看到狼青恶狠狠的跑了进来。
  窗外,晚风扬起地上的灰尘,房间里光线有点暗了,狼青举起枪,向苏眉扣动了扳机,砰的一声,苏眉踉跄着倒下,狼青再次开枪,枪里却已经没有了子弹。
  
  那天晚上,侦查员被杀害,狼青将苏眉和梁教授锁进了狗舍,并将一只藏獒拴在了门外,然后他以最快的速度收拾好行李,开着侦查员的车仓皇而逃。
  逃窜之前,狼青搜走了梁教授、苏眉、侦查员三人身上的手机和其他物品,梁教授的轮椅也被扔在了狗舍外面。
  狗舍是一个封闭的空间,房间没有窗户,狗舍里除了一个碗和一双筷子之外空无一物。
  苏眉肩部中弹,已是半昏迷状态,躺在地上一动不动。
  梁教授经历了这场变故,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他撕衣服为苏眉做了简单的止血和包扎。
  苏眉用一种断断续续的语气说:梁叔,我会死吗,画龙哥哥和小包会来救我们吗?
  梁教授安慰她说:放心吧,丫头,你要挺住,没事的,我们会从这里逃出去的。
  
  画龙和包斩在省城调查艾芒,出于保密的原因,梁教授没有告诉大泽警方自己暗访养殖场的行动,所以没有人会来救他们,梁教授只能自救。然而,苏眉中弹,失血过多,生命垂危,他们的时间并不多,如果今天晚上不能从狗舍里逃出去,苏眉肯定会死……
  
  警校侦查学专业考卷上有一道题,这道题就是根据特案组的经历改编而成。
  
  如果你被困在一个封闭的狗舍里,狗舍高三米,没有窗户,地面为砂质泥地,墙体结构为砖和水泥,房顶为瓦房,有铁质三角架支撑,屋顶由芦苇草甸、黄泥、瓦构成。门是实木门,已从外面锁上,门外的把手上还拴着一只饥饿的藏獒,你只有两种工具可以逃生,碗和一双筷子,并且只有12个小时的逃生时间,请具体说出你的逃生步骤!

第三十四章 暗室逃生

狼青开枪打死侦查员之后,一心只想逃跑,苏眉中弹,梁教授只是一个坐着轮椅的老头,这两个人对狼青构不成任何威胁,所以他节约时间,收拾财物,将苏眉和梁教授关进狗舍后,驾车仓皇逃窜。
养殖场地处偏僻,虽然和看守所以及孤儿院相距不远,但大声呼救也肯定无人听到。
天渐渐地黑了,狗舍里一片安静,苏眉是昏迷状态,躺在地上一动不动,生命垂危,如果不能尽快将她送到医院,后果不堪设想。
梁教授开始仔细打量这间狗舍,这是一间用来给狗接生的房子,地上的碗盛过消毒液,梁教授用筷子敲了敲碗,拴在门外的狗躁动起来,汪汪叫着,乱蹦乱跳。
从这间房子里逃出去,只有四种方向:屋顶、墙、门、地下。
能使用的工具只有一个碗和一双筷子!

梁教授首先排除了挖墙逃生的可能,墙体结构为砖与水泥,只用碗和筷子很难挖出一个洞。一旦将碗打碎,将筷子折断,其他逃生路径也会因为工具的失去而希望破灭。
墙下有地基,用碗和筷子从地基之下挖掘出一个通道的可能性很小。
现在只剩下两个逃生方向——屋顶和门。
屋顶距离地面高约三米,梁教授的轮椅被狼青扔在了门外,他只能用双臂支撑地面,一点点的在房间里移动,这个下肢瘫痪的老人应该怎样上到房顶,即使上到屋顶,又该怎样下来?
他首先想到的是脱下衣服,撕成布条做绳子。这样也就多了一种逃生工具。在逃生时,绳子是必不可少的东西!
然而,等到绳子做好以后,一个新的问题产生了,怎样把绳子挂到三角架做的房梁上呢?
梁教授看着地上的碗和筷子,心里想着,如果将筷子呈十字形放在碗上,捆扎牢固,可以系在绳子上当倒钩,这样也就可以把绳子挂到房梁上了。
但是一个残酷的问题摆在了他的面前:这个白发老人根本就没有力量靠双臂攀援上去!
他拿起筷子仔细研究,筷子是竹质的,看上去很结实。
他又想到了一个新的办法:将绳子抛向三角架的边沿,最靠近屋顶芦苇草甸的位置,然后用筷子在木门上钻木取火,点燃绳子,绳子引燃屋顶的芦苇,火灾发生,有可能会使别人前来相救。但是这样做非常危险,如同自焚,屋顶燃烧起来肯定火势凶猛,浓烟滚滚,房子里的两个人即使没被烤焦也肯定会被浓烟呛死。
梁教授开始端详那扇门,门外把手上拴着一只吃过人的狼狗,想要从门里逃出去,必须解决掉狗的问题。如果钻木取火,用绳子将门引燃,能不能把狗烧死呢?
门是一道屏障,将人与狗相隔,如果狗没死,门烧没了,那么下场很可能就是被狗吃掉!
被火烧死和被狗吃掉,哪一种情况更好呢。
梁教授开始焦急起来,他知道,如果不能逃出去,苏眉肯定会死。一个人饿急了连人肉都可以吃下去的。他想起美国发生的一个真实案子,一家人去度假,遇到大雪封山,最后只有父亲活了下来——他吃掉了他的老婆和女儿!
梁教授用筷子敲了敲碗,门外饥饿的大狗开始用爪子抓门,发出一阵阵令人恐惧的声音。
梁教授努力让自己静下心来,他想了三个问题。

一, 如果没有狗,应该怎么逃出去?
二, 应该怎么杀死狗?
三, 是否能够利用狗的力量?

他冥思苦想,很显然,门是最安全的逃生方向,只需要杀死狗,再考虑破门而出的问题。
然而,一个老头杀死一只身强体壮的狼狗,谈何容易,更何况,那狗还隔着一道门。
梁教授突然想到,能不能吸引狗进来呢?
这个想法犹如一道闪电照亮了黑暗,给他指引了方向,经过深思熟虑,梁教授想好了逃生的办法。
他拿出破釜沉舟的勇气将碗摔碎,用碎片把筷子削尖。梁教授简单的测量了一下,在门后的地上画了一个圈,苏眉躺在墙边依旧不醒,梁教授为了逃生也顾不得尴尬了,他在那个圈里拉了一坨屎,然后将绳索挽成一个活结绳套,放在大便周围。
他逃生使用的是四种工具:碗,筷子,大便,绳子。
碗的碎片和削尖的筷子可以作为武器,大便用来吸引狗,如果没有大便的话,就只能割下自己身上的肉作为诱饵了,绳子用来套住狗头,这是将狗杀死的必要步骤。
梁教授不停的敲碗,狗变得狂躁不安,它灵敏的鼻子已经闻到了大便的味道,开始用爪子在门下扒土,门下是砂质泥地。狼青为了避免这个房间进水,曾经垫高了屋厢,所以门的底部距离地基还有一段距离,这段距离足以让一条狗挖洞钻进来。狗不仅有吃屎的天性,还有挖洞的本能。饥饿的狗为了吃到大便拼命的用爪子挖土,终于,它在门下挖了一个通道,将头探了进来,狗链的长度有限,狗始终够不着面前的大便,它努力的将头伸出洞外,却被梁教授用绳索一下勒住了脖子。
狗使劲挣扎,试图从洞里缩回去,梁教授迅速的将绳子拉紧,拴在门内的把手上。
接下来,梁教授用削尖的筷子和锋利的碎片将狗杀死,整个过程惊心动魄,除了狗的哀号声,梁教授也在恶狠狠的自言自语:我年轻的时候,外号叫猎人,这是个文绉绉的词,我更喜欢警局同事称呼我为屠夫……再给你咽喉上来一下……还没死,气管割破了吧……想让我投降,做梦吧……你还敢抓我,我要把你扎成筛子,我要把你的衣服脱下来……去死吧!

终于,梁教授累的筋疲力尽,那狗一动不动,死掉了。他弄掉链子和绳索,把死狗从洞里拖出来,然后,他努力的拽着苏眉从洞里爬到门外,外面,星光璀璨,一个月牙挂在空中。

那天夜里,孤儿院的罗老太听到门前有人敲门,她起床看到一个满身是血的老人。老人几乎没穿什么衣服,胸部有几道深深地抓痕,他坐在轮椅上,怀里还有个奄奄一息的女人,轮椅本来不大,很难承载两个人,老人应该是一点一点艰难无比的移动到孤儿院门前,他已经累的说不出话来,过了许久,才喘着气费劲的说出两个字:医院……
罗老太的孤儿院没有电话,她立即叫了几个孩子,大家用一辆人力三轮将两个人送往医院。罗老太并不清楚俩人身份,她帮忙办理了住院手续,交押金的时候发生了一点问题——她带的钱不够。
罗老太拿出了一根金条,她对医院收费人员说,先救人要紧吧。
医院收费人员说:我们只收现金,你这金条一看就是假的,上面还有泥呢。
罗老太说:我保证,这金条是真的,我是孤儿院的罗老太,这金条是我在大棚里挖到的。
医院收费人员说:啊,您就是罗奶奶啊,我听说过,您可是个大好人,先住院吧。

苏眉醒来的时候发现画龙和包斩正坐在旁边,梁教授也躺在旁边的病床上,窗外阳光明媚。三个人看她醒来了,都冲她一笑,苏眉说道:我怎么在这里……哦,想起来了……说真的,我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感到你们三个人是这么重要。
包斩说:眉姐,你好好养伤吧,案子有我们呢。
画龙说:艾芒已被我们在省城逮捕,他认为自己被彭所长传染了艾滋病,此人有杀人嫌疑,正在接受审讯。
梁教授说:牛队长在竹林里找的既不是尸骸,也不是什么破案线索,他找的是金条。那些金条很可能是国民党逃到台湾之前埋在看守所附近的,狼青杀害了牛队长,又用同一把枪杀死了侦查员,小眉这丫头命大啊,被打中肩膀,狼青目前被通缉。
包斩说:那个罗老太,很奇怪,她的金条是从哪弄来的呢。
梁教授说:小包,埋在地下的金子会跑,你知道吗?
画龙说:金子还能长腿?
梁教授呵呵一笑说:是的,我相信好人有好报,那些金条本来是埋在看守所附近的,五十年后,金子却跑到了罗老太的花圃里,过几天,我们一起去拜访她吧,她会告诉我们真相。

第三十五章 回忆之母

几天后,画龙和包斩买了礼物,开车带上梁教授一起去孤儿院。车行驶到孤儿院门前时却没有停下,画龙告诉梁教授,他们在从省城回到大泽县的时候,发现路边每隔一段距离就有一个牌子,上面写的字很值得一看。

车驶出很远,重新拐弯掉头进入大泽县境内,横幅上写的是“欢迎来到竹器之都大泽县”。向前一直行驶,每隔几百米就有一个铁质横幅,上面写着一些即不是广告也不是标语的文字:

过往司机请注意,前方有一个民办孤儿院!——大泽县交警大队宣
院长是一个孤寡老人,至今已收养350个孤儿。——大泽县民政局宣
孤儿院中有109位孤儿考上了大学,6名研究生。——大泽县教育局宣
如果您想捐款捐物,或购买孤儿院种植的花卉,请在此下车。——大泽县县委县政府宣

梁教授、画龙、包斩三人下车。这是公路边一座毫不起眼的院落,铁门上方有一道弧形牌子,上书“阳光福利院”,占地面积五亩左右。门前设有一个铁皮功德箱,旁边挂着铃铛和锤子。几十年来,这个功德箱在雨中被被淋刷,在风中被锈蚀,包括旁边的铃铛和锤子,已经是锈迹斑斑,尽管如此,但依然在闪闪发光——我们知道,有些光是肉眼看不到的,而是要用心去看。
这个世界上比金子更珍贵的东西是什么?
这个世界上比金子更闪耀的东西是什么?

孤儿院中有一株老槐树,阳光洒满院落,槐树枝繁叶茂,有风吹过,千古绝唱!

罗老太搬出几个小马扎放在树下,她对梁教授三人讲起自己的经历。罗老太已是风烛残年,她幼年丧母,少年丧父,从未上过学,嫁到大泽县不久,丈夫在山上采石不幸被炸死,那是1978年,她以捡破烂种田为生,也是从那时开始,她靠着微薄的收入收养了六名被遗弃的孤儿。从此以后,这个苦命的女人含辛茹苦又收养孤儿多名,很多孤儿都是在医院附近的垃圾箱里捡到的,报纸电视台将其感人事迹报道之后,社会纷纷捐款捐物,阳光福利院也是从那时设立。后来,罗老太先后卖过冰棍,开过豆腐坊,还创建过一个手工作坊式的手套厂。然而,这个善良的老人并不擅长做生意,随着收养的孤儿越来越多,她的经济压力也就越来越大,生活过的无比艰难。
有一天,一个司机载着位官员来到孤儿院,他用锤子敲响铃铛,却没有捐助任何财物。
罗老太对这个恶作剧的司机表示愤怒,她说,“走开,我有几百个孩子呢,没空搭理你。”
那位官员下车后说道:“我不捐款也不捐物,不过,我有一句话,可是价值千金。”
罗老太挥着手说:“没空,没空听。”
司机劝道:“大妈,就耽误您五分钟时间,这个点子绝对比捐钱捐东西都值”

那位官员声称罗老太有五亩地,种植农作物的收入很微薄,如果能种植花卉植物出售,又占据公路边的地利优势,过往司机会争相购买,肯定财源滚滚,孤儿院也能摆脱窘境。罗老太觉得有些道理,但她表示自己不擅长做生意,也不知道价格。
官员说:为什么非要标价呢,人的良心自有尺度,您种了花,摆到路边,不必标价,顾客想给您多少钱,你就接多少钱,放心,没有人会少给您的。
罗老太说:你是谁?
司机介绍道:这是我们大泽县刚刚上任的新县委书记!

这个县委书记为罗老太做了两件事。一,他派了几名技术员去培训花卉苗木种植技术,将孤儿院改建为苗木花卉基地;二,他在大泽县公路边立起了一些铁架横幅,还特意要求上面的字不要写的太官方化,要以口语表达。
长途旅行的人如果善于观察,会看到一些不同寻常的东西。例如某县用油漆绿化荒山,某市在公路边建造了很多美观漂亮的墙,这些墙看上去很像别墅的一部分,然后墙的后面是破烂不堪的农村房屋。
有些信息可以让我们长时间思考,知道我们问出为什么?
梁教授对罗老太说:你比我年龄大,我称呼您一声大姐吧,这次来,我们也不是警察身份,就是特地来看望您,有件事想了解下,金条是怎么挖到的,罗大姐,放心,你说的话不会写进任何警方的报告,咱们就是闲聊几句。
罗老太说:这事可玄乎了,我在大棚里种花,挖地挖到了一堆金条,还有人骨头。
梁教授点点头说:罗大姐今年得有70多了吧,还能记得解放前,这个地方枪毙过人吗?
罗老太说:我再有三个月就80岁了,听我家过世的公公说,解放前,那会打仗,造孽吆,可没少死人,国军共军来回打,最后一次,枪毙了很多人,就在屋片竹林里,国军让监狱里的犯人挖了个深坑,后来把那些犯人打死埋了,他们跑,正好遇到共军,打的可真狠呐,一天一夜,国军都死了,也被埋在了那坑里,这里是个千人坑啊!

特案组回去之后,包斩说:我推理分析认为,他们命令犯人挖坑,埋下搜刮来的金条,然后将犯人枪毙,打算日后寻找,没想到一场遭遇战,被全歼了,知道此地埋下金条的人本就不多,也许只剩下了一个,那人逃到台湾,几十年后,他的儿子——也就是狼青,前来大陆寻宝,故意建造了这家犬类养殖场。
画龙说:狼青和牛队长应该是好朋友,从照片上就可以看得出他们的关系很亲密。

三个月后,被警方通缉的狼青在一条偷渡船上被边防民警偶然抓获。很多大案要案的凶犯都是因为偶然的因素而落网,例如抢劫杀人犯魏镇海越狱后,因在过年放鞭炮时胡乱试枪被群众报警,而将其捕获;还有连环杀童案案犯宫润伯,因贪财,竟然让知道他杀人真相并且搂着睡了一夜的男孩回家拿钱,男孩舅舅报案后,警方将其擒获。

大泽县呈送给特案组的三级密级案卷记录了此案的全过程。

彭所长为艾芒所杀。艾芒在看守所关押期间,彭所长对这个英俊帅气肌肉健美的年轻人垂涎三尺,她把他叫到办公室,声称要检查身上是否有违禁物品,搜身时,她开始百般挑逗,要求媾和。艾芒当场拒绝,彭所长却淫笑着握住了他的下身,威胁着说道:小弟弟,你要是从了阿姨,绝不会亏待你,要是不听话,就说你逃跑越狱,开枪打死你也是白打……小弟弟,听话,乖,阿姨要受不了了啊,快点,把你的火车放进来……
艾芒被彭所长传染上了性病,从看守所释放之后,他去了县里的一家私人诊所,庸医告诉他,很可能是艾滋病初期感染症状,这使得艾芒提心吊胆又去了省城检查,省城医院告知,潜伏期症状并不明显,需要观察一段时间才能证实是否患上艾滋。在观察期间,对艾滋的恐惧再加上对彭所长的仇恨,艾芒悄悄地把彭所长约到看守所的竹林里,残忍的将其杀害。

在此之前的几天,大泽县四家公安机关单位门前的白骨都是牛队长放置的,白骨组成的神秘数字坐标指向看守所,也是牛队长破译的。
牛队长生性好赌,狼青正好利用了这一点,故意与其结识。狼青多次带牛队长去外地参加斗狗比赛,斗狗也是赌博的一种方式,下注者多为富商大款,赌注金额可高达百万。牛队长最初赢了不少钱,这是因为狼青选择了作弊,他用一只狼来冒充狗,自然无往不胜,即使是其他赌博用的狗,狼青捉来街上的流浪女锻炼狗的攻击性,所以他能做到想赢就赢。
后来,牛队长深陷赌博深渊,狼青故意输掉比赛,又教唆输得倾家荡产的牛队长挪用公款继续参与斗狗赌博。牛队长越陷越深,眼看着挪用公款就要东窗事发,狼青以救命恩人的形象告诉了他一个消息:看守所围墙附近埋有大量金条和金砖。
狼青信誓旦旦的说是自己的父亲告诉他的,消息绝对准确,挖出金条后,俩人均分。
牛队长急需巨资填补自己秘密挪用的公款,所以他精心布置了人骨坐标,坐标指向看守所,这样才能使身为刑警的他去看守所实地勘察。看守所附近是警戒区域,一定区域内禁止建造任何建筑,想要进行大规模挖掘,必须需要一个合理上级能够通过的理由。放置人骨坐标之后,彭所长在附近的竹林里被艾芒杀害,这样更使得牛队长有理由假借破案发掘现场。
县公安局长请求特案组协助,牛队长雷霆大怒,特案组很可能会破坏他的秘密行动,知晓他的真正目的,所以他坚决反对,公安局长提出分组破案,正和他的心意,他和特案组打赌一事,他的嗜赌成性也可见一斑。
牛队长在竹林内挖掘了两天两夜,他支开同事,自己捡取金条,然后连夜去了狼青的养殖场,他换上新衣,戴上墨镜和帽子,打算做船去省城金店将金条兑换成现金。狼青送他去码头,在河边时,狼青说了一句让牛队长感激涕零的话:
这些金条,并不多,比我想象的要少,都归你了,你换成钱,尽快把挪用的公款悄悄补上,以后再也别赌了。
牛队长感激的说:我这辈子,就你一个好朋友,好大哥,我回来和你拜把子。
牛队长虽然是刑侦警察,但是对狼青心怀感激,当成了救命恩人,在毫不提防的情况下,再加上当时天未亮,狼青突然拔出了牛队长别在腰里的枪,迅速上膛打开保险,将其杀害,夺下金条。
此后,狼青尽快处理出售了养殖场的狗,打算逃回台湾,临行的前一天,特案组梁教授、苏眉、以及市局侦查员秘密前往养殖场调查。苏眉打碎了办公室暖水壶,狼青意识到这三个人是警察,所以他果断的开枪杀死侦查员,将中弹没死的苏眉和手无缚鸡之力的梁教授锁进了狗舍,然后,惊慌而逃。
特案组请教了一位专家,专家声称地下的金子确实可以移动。
金具有游离性和延伸性,1克金可以拉成长达4000米的金丝,金的密度非常大,虽然只有麻将牌大小的一块金砖,但也非常重。由于金的密度大,于是,埋在地下的金砖就会下沉和移动,半个多世纪以来,金子在地下受化学物理等地质环境和地壳运动等诸多因素的影响,当年埋下的金砖和金条移动了位置,移动到了罗老太的花圃之中。
包斩说:专家说的,我不太懂,我更认为,善有善报。
梁教授说:有时,很多事情也可以用天意来解释。
狼青落网的几天后,罗老太听到孤儿院门外一片嘈杂,一些人纷纷敲门。

这个佝偻着身躯的老人去将门打开,她穿过院子,她的白发在风中颤抖,她的衣着是那样的简朴,她向前走着,就像是给我们开门的母亲!
我们的回忆之母!
门外的这群人都是她的儿子,从全国各地赶来为她庆祝她自己已经遗忘了的八十岁寿辰。
老人开门后笑了,从这如沐春风的笑容上,我们有理由相信,她能够活到一百岁!
(支持用键盘 ← 翻页)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支持用键盘 → 翻页)
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为了方便您下次访问,请点击这里将本站加入收藏夹,您也可以将本站地址发送给您的好友
如果您发现本页有错误或含有非法内容以及您有任何建议请点击这里提交给我们,谢谢!
Copyright (C) (爱文字)
本站作品来源于网络,作品版权为原作者所有.如您认为有任何问题,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迅速处理